资产管理

与李葆文教授商榷ISO55000的评价

编辑:王章明 来源:装备保障管理网 2016-10-12 我要评论 浏览量:

与李葆文教授商榷ISO55000的评价 始发日期2016年10月11日;修改日期2016年10月12日 2016年9月份(上半月)的《中国设备工程》杂志,刊发了题为《制定符合中国国情的设备管理标准恰逢其时

与李葆文教授商榷ISO55000的评价

与李葆文教授商榷ISO55000的评价
 
始发日期2016年10月11日;修改日期2016年10月12日

2016年9月份(上半月)的《中国设备工程》杂志,刊发了题为《制定符合中国国情的设备管理标准恰逢其时》的采访报道。该报道说,中国设备管理协会(中设协)、李葆文教授(李教授)联袂制定社团标准“符合中国国情的设备管理标准”,并将该社团标准与ISO55000进行对比,认为ISO55000所采用的评价方法是“二值逻辑”不够好;而其“符合中国国情的设备管理标准”的“六值逻辑”评价方法更好,且为“与ISO55000的最大区别。”

可能有的读者对ISO55000系列标准比较陌生,所以得先简介一下,其包括ISO55000《资产管理——综述、原则和术语》;ISO55001《资产管理——管理体系——要求》;ISO55002《资产管理——管理体系ISO55001应用指南》。经过中国标准化研究院等单位的积极努力,已转化为我国国家标准(中文版征求意见稿),预计在年内会颁布定稿版。该系列标准主要针对实物资产(也可用于其他类型资产的管理)。“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”,ISO55000(与其前身PAS55),已经经过50多个国家(含我国)的数百家企业/组织的实践证明,是行之有效的。

作为ISO55000、ISO55001、ISO55002三份标准文件的配套细化书籍,ISO(国际标准化组织)已于2016年4月发行了《ISO55000:Assetmanagement – What to do andwhy?》,该书P81-84已明确建议企业采用“资产管理成熟度”,其分为0到5级,分别为:0.Innocent(空白);1.Aware(意识);2.Developing(开展);3.Competent(尚可);4.Optimizing(优化);5.Excellent(优秀)。并且该书P83-84已用表格的形式,清晰地简介了0至5等级的各自定义、成熟度特点。

也就是说,组织在实施ISO55000时,已被ISO(国际标准化组织)建议采用“六值逻辑”评价;同时,ISO55000在认证时,采用“通过(是)、有条件通过、不通过(非)”,即“三值逻辑”——都不是李教授所说的“二值逻辑”。两种评价方法并存于ISO55000,可更好促进企业进行资产管理改进:“六值逻辑”,可有助于企业较准确规划短中长期的努力目标及时间表;而“通过(是)、有条件通过、不通过(非)”的“三值逻辑”认证,可有助于组织看清理应追求的底线目标(“有条件通过”)。

于是,该采访报道中所说的,“(中设协与李教授制定的)这一标准,与ISO55000的最大区别在于评价的多值逻辑性”,就令人感到费解和遗憾了:李教授说ISO55000采用了“二值逻辑”,但ISO55000实际上采用的是“六值逻辑”加“三值逻辑”(通过、有条件通过、不通过)。——李教授连这一基本事实都不清楚,那又何来真的曾经对比过?所以我只好这样说:李教授所说的“最大区别”这一结论,是一个臆想性的错误。

而令人更不可理喻的是,在该采访报道中,李教授:“在参与制定中国设备管理标准的专家团队中,就有最早研究PAS55和ISO55000的专家,至今仍然与制定ISO55000这一标准体系的专家团队保持密切的学术联系与合作”,既然又是“最早”、又是“密切联系和合作”,但为何居然会出现这样臆想性的错误?

退一步说。细看ISO55000、“符合中国国情的设备管理标准”(即中国设备管理协会标准设备管理体系——要求(试行版)2016-09-20发布),二者均未脱离P(计划)、D(做)、C(检查)、A(改进)这一基本的管理循环圈。就算李教授没有犯上述臆想性的错误,评价也只是属于PDCA中的C(检查)环节。不宜轻待PDCA中的其他三个环节,而只强调某个环节的对比结果,然后将其视为评判两种管理体系孰优孰劣的全局性结论。否则,显然过于武断了。我从不否认C(检查)的必要性与重要性,但如果轻待P(计划)、D(做)、A(改进),光强调C(检查)的意义并不大。

再退一步说。即便把PDCA中的PDA不管,而假设ISO55000真的只采用了“二值逻辑”评价方法,而“符合中国国情的设备管理标准”采用了“六值逻辑”,也未必就一定可证明“符合中国国情的设备管理标准”比ISO55000系列标准会更好。衡量一种管理评价方法的优劣,至少应首先在下述六个等方面进行较系统的比较,而非首先看多少“值(级差)”:(1)理念先进性;(2)思想系统性;(3)目的、目标明确性;(4)逻辑的严谨性与清晰度;(5)实践适宜性、有效性;(6)引导持续改善;等。

打个愚蠢的比方:如果评价方法的内容设计本身水平很烂,哪怕再细分到“十值(九个级差)”,除了级差感貌似更精准点,但也无法改变评价方法的水平很烂这一事实。迄今为止,因为只看到《中国设备管理协会标准设备管理体系——要求(试行版)2016-09-20发布》一份标准文件,而与其配套的“六值逻辑”评价方法,无法公开获取,所以我暂时无法对其内容进行具体评判。

但无论如何,对于李教授有志于制定团体(社团)标准、且自认为将是“符合中国国情的设备管理标准”,我本人认为是件好事情,衷心祝愿这份社团标准有一天可成为国家标准、乃至国际标准。欢迎李教授随时就上述问题进一步进行商榷;冒昧处请海涵。

参考文献:

[1] John
Woodhouse.ISO55000 Asset Management: What to do and why[M].Switzerland: ISO, 2016.
[2]
陈雪芹.李葆文.制定符合中国国情的设备管理标准恰逢其时[J].中国设备工程,2016(9月上半月):8-11.

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来源与作者。

 

TPM,点检,班组建设,管理能力咨询培训@左明军老师.微信:13808969873

1.凡“装备保障管理网”的原创稿件,版权均属本站所有,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责;2.本站旨在宣传助力中国工业2025,会员转载文章如牵扯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,谢谢!

TPM,点检,咨询培训
网友观点网友观点
关注我们
工业设备点检运维管理系统
TPM设备管理培训课程
关注微信
手机网站
关于我们